“隋”意看看 旅日见“雯”——日语班毕业生隋雯留学随笔之七十二

发表时间:2017-07-22文章作者:必赢娱乐 阅读次数:6602

名为大学的调味瓶

嗨!这么快就见到我了惊不惊喜?突然有点心血来潮,文思泉涌,忍不住想要泼墨一番。其实是“作业审核员”曲主任批评我上一篇有些应付了,没“味道”,所以我特意写一篇有味道的。但是想来想去确实不知道写什么才能有味道,大学生活还剩一个小尾巴了,那干脆就写写大学的酸甜苦辣咸好了。然而“酸甜苦辣咸”里,就只有甜能让人感到幸福,是不是也预示着我们的人生中不如意的事情岂止八九?这篇文章的基调会比较悲伤,如果不想影响心情的话还是就看到这里吧~

  首先是“酸”,其实这事我本不打算说的,真的太丢人了。我从大二开始就一直申请文部省的奖学金,钱不多,但是是一份至高的荣誉,很想要,也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可惜,三年啦,每次都是失望而终,我总觉得三次里总有一次要看实力吧,可是结果好像并非如此。这个奖学金能不能拿到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书面审查,第二个阶段是面试。毕竟是日本文部科学省颁发的,报名的人很多,每次第一阶段的书面审查就会刷下去一大批人。第一年面试的时候4个人,那是我大二,没选上也没觉得多难过,毕竟我才大二,这个奖学金确实应该优先高年级的,我还有机会。第二年面试的时候8个人,看人数就感觉有点悬,而且有很多大四的,因为大四准备就职需要很多钱,去参加公司的说明会需要花交通费和住宿费,所以我也没抱太大的希望。第三年,面试的时候有三个人,只有我是大四的,我觉得怎么着也得是我了吧,还去神社拜了拜,可是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你越是想什么,他却偏偏不来。我的成绩不能说很好,但真得不差,大学四年,没有挂过一科,虽然有几科低分飞过,但是高分也有不少。三次面试,都问过我同一个问题“你有没有参加过志愿者活动”,我都回答没有,老师还特别认真地追问我真的没有么,我说真的没有,“那课余时间你都来做什么了?”“打工啊”。如果说我真输在志愿者上我认了,其他的我没觉得我差在那里。结果发表的那一天我正好没课,早早就起床了,等到天黑我还骗自己可能是他们要晚一点再通知吧怕有课什么的。那一天等的焦躁也等的难过,后来渐渐地释怀了,一边期待着一边又安慰着自己,没事你还有学费减免,或许他们真比你还要困难。可是奖学金奖学金,不就是奖励学习好的么,又不是叫志愿者奖励金。这事我没和爸妈讲过,本来打算拿到了之后再给他们个惊喜,看来是不可能了。后来更不能说了,不知道怎么开口,你输了,结果已经定了,你就没有资格再争论些什么了,生活还要继续,不会因为这一件事而改变什么,有得必有失,这是我烂熟于胸的道理才对。

  是不是太沉重了哈哈,下面讲点“甜”的。能想到最开心的事就是想给你们介绍一位老师,这位老师长得有点像宫崎骏,但是比宫崎骏可爱也红润了许多。这位老师是我大二时的指导老师。我们学校大一和大二每学期开学都要去拜访指导老师,他会问问你生活上、学习上有什么困难啊之类的。这位老师的姓氏是小栗旬,法语专门。第一次见面老师就说因为他也去留过学,也是外语专门的,所以我的一些问题他也经历过,比如不能像日本人一样写出文法高深的句子,不能很顺利地表达出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但是比起这些,哪怕用简单的语法也好,能够正确的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就好了,不需要多么华丽的辞藻。可惜因为小栗旬老师是法语专业,我一直没有机会上老师的课。大三下学期修了一节“欧洲的文化和历史”,其中小栗旬老师给我们上了5节课,其实内容没有多么高深,大家一起读《小王子》罢了。我是很怕上课发言的,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在这个老师的课上,无论你说了什么,老师都会帮你理顺思路,把你的想法升华,有点像领路人一样,要比喻的话就好像种子冒了头最后都会变成参天大树的感觉。所以上小栗旬老师的课的人数也是比较齐的,大家各抒己见,对一章节每个人的想法看法都不一样,也愿意和老师交流,愿意提前去预习。每次上完课都会特别满足,有的时候被老师表扬了心里真真的像吃了蜜的小孩一般,开心的不得了。如果将来我能当一名老师的话真的希望自己也能成为像小栗旬老师一样的人啊。

  “苦”的部分以前可能说过,大一的体育课。教育学部大一的体育课是必修,和中国不一样,日本学生真是很认真的在上体育课。大一上学期的周五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上学期选的飞盘,教我们的老师是日本的纪录保持者,非常认真的一位老师。飞盘就是那种在沙滩上和大型犬玩的,扔出去然后狗狗叼回来然后再扔出去的那个东西。虽然我没玩过但我看过啊,事实证明我太天真了。的确是那个飞盘没错,但是你们能想象到他玩出花了么,用飞盘玩高尔夫,玩篮球什么的。而且在三十多度的大太阳下,暴晒,每次上完课都感觉自己喘的像是跑完5000一样。身上全部湿透了,还要抓紧时间换衣服去食堂吃饭不然没有位子不说下一节课根本来不及。到了7月中旬,日本已经很热很热了,空气都是温的,而且我们学校又在山上,每次去上课都仿佛要去上刑,不过最后两节了我们在体育馆上的,的确没太阳了,也没有风,更闷了。最后是用飞盘玩的躲避球,老师总是有那么多办法让你跑800。现在偶尔周五去学校看到大一的背着运动服就感觉特别心疼她们。

  “辣”我真的想了半天没觉得有能写的东西,但是当时上过一节课,叫做“食物学”,老师和我们说其实辣并不是味觉,是痛觉。当时觉得很有意思,虽然没有什么能与你们分享的,但是这个小知识还是决定写出来。

 我一开始怎么品都觉得咸很难写,但说起咸就会想到眼泪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所以这篇文章注定就要悲剧收尾了。大学四年,要说我最最痛苦的一年是大二,可以说是生不如死了。大一课很多,每天都要去学校,从早到晚,再加上周五的体育课,虽然很累但是没感觉多么难。大二开始分科了,我选的文化研究。一个班二十多个人,只有我一个中国人,瞬间孤独感就会把你吞没。我最怕的就是周三,因为有我们教育部头头的必修课。上学期的周三我们读了小说《弗兰肯斯坦》《批判论》和。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恐惧,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点到你,每次上课真的是心惊胆战的,有一次突然点到我了,当时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然后老师就不急不慢地说,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你这样的日语水平,我很担心你将来能不能毕业,你是通过留学生考试和校内考考进我们学校的吧……后面记不清了,好像给在座的日本学生介绍了一下留学生考试和他们日本人高考的区别。当时有点懵,但是努力让自己不再去想,怕自己会哭出来那真的就太丢人了。觉得很委屈啊,好像轻易就把我在语言学校的努力都给否定了一样,那我的那些努力都成什么了,毫无价值。下课之后有同学跑来跟我说老师好过分啊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我笑笑说老师说的是实话,我的日语真的蛮差的,还要再好好努力。两年前的事情已经记不太清了,但是现在想起这事除了觉得有点可笑之外,那股委屈劲啊,看来是要扎根了。下学期的周三讲的是《战争论》,这次是我们教育部的两个头头给我们上课,上课时的那种低气压真的是让人喘不过气。当时觉得自己特别失败,无论你说什么,总感觉跟老师想法不一样,往深里说的时候老师偏偏说的是浅层的,说的太浅的时候老师问的又是背后更深的原因,感觉捉摸不透老师的心思。后来同学跟我说你想他们毕竟是教授,怎么能被我们轻易揣测到他们的想法啊。留学生,压力真的很大。很多家长不懂了——哎呀我们都给孩子准备好钱了,住的用的都比这里好怎么就那么多压力。我们最大的压力来自无法顺利表达出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在国内,心里想的能传达80%的话,那在日本只有10%,口语表达出来就只剩下1%了。当然了在这里也有一个很积极地心态,但是我相信大部分的留学生是没有这种心态的。

  我的大学四年,普通而又平凡,没有那么多的热血与泪水,但是也没有特别丧。每天还是该去上课去上课,该吃饭就吃饭,好好生活也认真学习。这些话本来是不打算写的,因为我觉得这种事大家或多或少都会遇到,太多人要经历比我还要难堪的事情,也不想因为已经过去的事扰乱大家的好心情。

但是即使如此我还是要感谢大学四年的时光,他们成就了一个更好的我。都说人生喜忧参半,其实并不尽然,可能你要熬很久很久才会迎来一个闪光点,转瞬即逝,随即又是长长的黑暗。所以开心的时候就尽情享受,积攒可以坚持很久的勇气吧。或许你也正处在胶着期,感觉自己承受了莫大的委屈,生活停滞不前,我知道世上本没有感同身受,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坚持过去,虽然当下很难,但是当你爬上了这个山坡回头看看又是一片好风景啊。

我也希望你不要感谢伤害你的一切,要感谢即使如此还坚持着的那个自己才对。

要说我最想祝愿你什么,祝愿你健康,祝愿你快乐,也祝愿你的付出终会有所回报。

 

2017/7/3  17:07

 

点击以下链接,查看上一期

./newsInfo.aspx?pkId=20057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