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意看看 旅日见“雯”——日语班毕业生隋雯留学随笔之六十七

发表时间:2016-04-26文章作者:必赢娱乐 阅读次数:1201

大家好~又是我。前一阵回国了不到两个月,现在已经回日本了,准备开学。

除了三年前刚到日本的那一个月,上半年是我过的最煎熬半年。大概是因为养了猫,内心总挂念着,怕这怕那总要亲眼看看才放心,在日本的时候没事就翻出照片,一天能有一半的时间都想回家。以前还真没有这样的感觉,以前啊总觉得一到了要回日本的时候,虽然也难过,但更多的是绝望,觉得回家无望了倒也没那么多牵挂。说起来,来日本满打满算也要三年了啊。

最近我发现一个让我比较纠结的现象。我31号晚上10点左右到的日本,在入关的地方排了满满一屋子的人,全都是外国人旅客和留学生,我走的再入国的口,没怎么排队,我同学说他排了5个小时的队才出来……我也因此顺利地赶上了回和歌山的巴士,一出机场的那一刻,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感觉像极了我第一次到日本的时候。那个时候因为是做活动,满满的都是憧憬与激动,没想到我还能再闻到这种味道。回和歌山已经11点多了,打了个车从JR站到电车站,因为JR站已经没有到我家的电车了,只好去别的车站。说起来我还特开心这个事,因为从JR打车回我家要三千多日元,人民币180多块钱,我这样打车去别的车站只要一千出头,60块钱左右,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哈哈。在车站等了末班车,12点半回的家。回家的时候下雨了,淋着雨拖着行李走回家的。已经没有什么能让我感觉难过了,相比较去年没带钥匙的经历,这一次真的是太好太好了。第二天出门买了点菜和日用品,因为下过雨空气中都是春天的味道。我慢慢悠悠地走在路上,心情真的很复杂。我觉得我越来越适应这边的生活,回到日本,让我感觉一切都很舒服,很自由,感觉是理所应当的生活。一回国我是饭也不会做啥也不会干,整天除了吃就是玩猫,回到这边好像自己无所不能,什么都不怕一样。为什么我会纠结这个问题,还是因为我喜欢中国啊,现在的我对日本是有一点排斥的。

虽说这次回家时间长,但是我晚上几乎天天都有课,吃完饭就得准备,没什么时间和爸爸聊天。而这种思想工作一般都是我爸给我做,那天恰巧我没课,他出去喝酒喝的有点多,就问我后不后悔去日本。我说后悔啊,当然后悔啊,再让我选我肯定不选去日本了。我没有那么多远大的目标,不想发大财,比起那种生活我更向往和家人在我喜欢的城市生活。我爸说,当时可是你哭着嚎着要去日本的。我说是啊,当时要去日本是我选的,我选了,所以我也没放弃,虽说我这个大学也不是什么顶尖大学,但是我很满意,我也一科没挂的上到大三了。我从小是被你们宠着长大的,日本留学让我学会了很多,成长了很多。但是什么事都是有利有弊,他会让我成长,就一定会让我受伤,我又不傻,放着好日子不过让我再受一次苦,我肯定不愿意。但是这条路是我选的,我肯定会走下去,我爬也爬下来。我从来没想过要一辈子留在日本,至少目前我不喜欢日本,我在一个我不喜欢的地方工作、生活我觉得很憋屈,至于将来怎么样,我还有两年时间,慢慢走吧。结果我刚和我爸说完这个话,我回到日本之后我就后悔了。。。。。。

可能很多人知道接触新的文化有四个阶段,蜜月期、敌对期、恢复期和适应期。很多人对国外的生活都是处在蜜月期阶段,因为和一直接触的文化不同,产生向往与兴奋。而真正生活在国外的人,会在很短的时间内从蜜月期中苏醒,因为价值观、生活习惯、文化、种族问题等等产生冲突,进入敌对期,把自己保护起来拒绝和当地人交流,这就是在外国人多的城市里经常会有的华人圈。渐渐地熟悉两国的文化,开始理解相异的事物时便进入恢复期,最后顺利过渡到适应期,反而觉得母国的文化以及生活不再那么适应。

虽然我没有拒绝和当地人接触,但不管怎么看都是经历了两年多的敌对期,现在感觉有点进入恢复期的样子。也就是在我大二的下半年,我开始有点着急,觉得自己没有进步,日语不会的依旧不会说,有一次整理屋子偶尔发现我在语言学校的时候写的日记,翻出来看哎呀真是错误百出,那一刻就突然轻松了,觉得还是有长进的。我也终于明白别急的意思,有些事情真是急不得,尽人事,时间自会为你开花结果。以前我不是也写过很多“振奋人心”的文章吗,后来觉得那是自己放不下,如今我可以很平静的讲出一切,也可能是拜鸡汤所赐,哪怕是毒鸡汤也好,毕竟也支撑我走了一段时间。

我还是用那句话来结束吧。

——那些无法将你打倒的,终会使你更强大。

2016/4/8   16:57

                     祝我们都会有一个枝繁叶茂的未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