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时”俱进看日本——日语班毕业生田雨时留学随笔之七

发表时间:2015-10-27文章作者:必赢娱乐 阅读次数:948

 

雨时俱进看日本——日语班毕业生田雨时留学随笔之七

番外篇:我们的征途是星辰是大海(2)

    人在旅途上,永远都是十八岁。

青春十八是日本JR公司推出的优惠车票,面向全体人群、但是只在学生的三个假期期间发售。每张车票可以分五次使用,每一次可以在一天之内随意乘坐JR的普通和快速列车。

离开东京以后,横跨日本的列车之旅正式开始。

关东地区最富盛名的铁路莫过于东海道本线。对,就是那条坐在车上可以看到富士山的那条线。然而因为是夏天,没有积雪覆盖的富士山真得说不上有多美。不,不是说不上有多美,而是真得很难看。富士山在10月份会迎来初雪,11月以后基本就能形成一整个冬天都不会融化的积雪了。想要远眺富士山的小伙伴,请冬天来。(当然夏天也有夏天的好处。789三个月是富士山一年中少有的开山的月份,想要登山就只能选在这三个月份。这次的行程中我也爬了富士山并且成功登顶了。看到了流星,没看到日出。)

第一次不是为了目的地和赶路,而是为了沿途的风景乘坐列车,心里难免有些小激动。坐在座位上不停地扭动脖子观察每扇玻璃窗外的样子,每过一段时间又要抬头看看报站牌,确认自己有没有错过要换乘的车站。会选择乘坐这条不是特别热门的旅游线路,又是慢车的列车的人,恐怕十有八九都是进城(东京)逛街,或是通勤办事的人。他们大概已经太习惯路上的风景了吧,在他们看来,比起路上的石头,树和水稻,可能还是不停地扭头去看这些石头,树和水稻的我反而是比较稀奇的风景呢。

在关东,近处是农田,远处是山,路上星星点点的坐落着几栋小房子的景色是最多的。大块大块的农田间夹着很窄的土路,远处有一对穿着校服的少年少女骑着自行车朝着我(列车)的方向骑来。列车的轨道就铺设在这条小路上,为了让列车通过,路障阻挡了少年少女的去路。他们就在路障前停下自行车,一只脚蹬在地上,两个人面对面有说有笑。虽然我在车里还隔着车窗,却好像能听到他们在谈论着明天的社团活动结束后要去哪里玩。这全长不到一分钟的镜头让我在之后的路上回想了好久。我想这一幕很像电影,很像《龙猫》里姐妹俩住的那个地方;想日本农村的孩子的日常,他们平日的风景大概就是这样的吧;想我在那个年纪里曾经做了什么,有什么样的体验。想到最后我想我可以用三个字总结一下。

我感觉,很温馨。

日本的铁路大多是铺设在平原地形上,平原上的景色看多了还是会觉得大同小异。因此,为数不多的没铺在平原上的铁路,就是能让人印象深刻。在东海道本线,看惯了农田之后,突然列车走进了一条不算太长的隧道,一片漆黑之后,发现自己居然行驶在山崖之上,山崖之下是一望无尽的蔚蓝。不同于沙滩和人造堤坝,山崖下的海看似平静,却更加饱含自然的、原始的力量。

它是汹涌澎湃的,看着它的我,是心潮澎湃的。

随着列车开始接近关西,在感到窗外工厂的数量明显增加的同时,还有另一样东西也在明显增加:乌云。8232425三天,台风(我忘了名字的)从九州登陆日本,在给九州带来巨大灾害的同时,也严重波及了关西以西的本州所有地区。我在824晚抵达大阪,25日醒来后感觉天气没有太大的异样,本以为台风大概会这样平静地走出日本,就按照原计划先游览了奈良,下午再继续赶路。而大约下午3点开始能清楚地感受到风力明显变强,就知道台风还是来了。也就是从当天下午4点开始,山阳新干线全线停运,神户以西的所有新干线以外的JR列车全线延迟,车站里随时播报着列车改线、临时更改终点、延误的消息,手机里的换乘导航软件在台风之下变得毫无用处。台风让事情变得复杂,让氛围变得紧张起来。窗外是正在肆虐的狂风暴雨,车内的日本人纷纷拿起手机告诉朋友和家人路上的情况。有时候列车会在某个车站停上很久,大概有20多分钟,连列车员都不知道应该让乘客等待还是下车。忽然列车又启动了,这下大家稍微松了口气。可是没想到又走了两站,又停了,一等又是10多分钟。这次不行了,列车不走了,需要换车,于是乘客们就纷纷前往广播里说的那个月台等下一辆车。有的先走出去的乘客会走错月台,因为电子屏上显示的是原本的换乘情况。乘务员看到了,就赶快拿着喇叭跑过去告诉他们,走错了,是这边。没人知道几时列车会来,也没人知道台风何时会过去。

预期、临时、原定、现定、计划、变化。就在这样的几个小时里,我竟然,有点兴奋。

如果今天就是世界末日,那今晚我会走到哪里,停在哪里?无名的海滩,在风雨里飘摇的明石大桥,还是某个胶囊旅馆?亦或是像某首歌中唱到的那样,革命前夕的预警铃,空前绝后的大预言,末班电车就要到了,请拿上东西走上方舟。To  be  continued

25日晚上我在比预计晚了2个小时的情况下顺利到达了冈山,第二天台风就过去了,一切回归正常。当然上一段纯属我当时的脑洞大开,但是想一想,这其实真的是一种很难得的,很奇妙的感觉。比起一切按照计划一切已成定局事情尚无定论的感觉会让人多感受到很多很多。明知靠人力已经无法回天,却还有方舟这一希望尚存,对未知的恐惧和对希望的期待并存的感觉。游乐园里不是经常有什么洪水体验地震体验的项目吗,那这次台风中等车的经历,大概就是现实版、微缩版、人畜无害版的世界末日体验吧。

在那之后也有过很多有趣的体验,比如一部分可以坐船的线路,比如在漫长的山阳线上遇到了另一个一起用青春十八周游日本的中国人,比如连接本州和九州的漫长的隧道,以及从下关(本州)到小仓(九州)的变化,仿佛体验了一次人类的城市瞬间进步了100年的感觉。然而在写完了末日体验之后觉得这些实在有些鸡肋,就索性不写了。

最后稍作总结吧。说是漫长的列车之旅,其实并不漫长。日本的铁路,每一段的时间大抵都在1-2小时,最长也不过3小时左右,比起中国动辄需要11夜的铁路线来说,只能说是太贴心了。而且,青春十八允许随意出站,坐累了就下车透透气,吃点东西,随便看个景点,再接着坐上下一班车,十分惬意。再者,个人认为2个小时左右的路程真的是恰到好处。基本是不会有所谓的旅途劳顿和倦怠的感觉,不会长到让人觉得路上累得要死,到了地方也没什么精力再玩了。从上车开始,有点兴奋,四处看看风景,看累了就闭上眼睛戴上耳机小睡一会,一觉醒来就快到目的地了。

《秒速五厘米》中的一幕:男生要去见女生。他在地图上用笔标记着,在哪里换乘,要换乘几次,要多久才能到达目的地。在规划的完美无缺之后,那天晚上却因为积雪导致列车延误。时间都已经接近(亦或是到了)第二天,男生才终于到达了与女生约定的地方。那个年代不像今天,没有手机这么便利的工具,谁也不知道我何时能到,也不知道你会不会等。幸运的是,他见到了。第一次看这部片子是在初中,当时的我根本不明白为什么需要坐这么久的电车,为什么需要换乘这么多,为什么延误了还不改用别的交通方式;不知道列车延误时是一种怎样的无助与担心;也不知道最后见到了想见的人到底有多么温暖多么感动。

我想,现在我能懂了。

在这次的旅途中,我见到了一个重要的人,一个一直都想要见面的人。或许整个旅途的意义比不上见她一面要重要,亦或许,换种说法,并不是在既定的旅途中见到了想见的人,而是因为想要见她一面才安排了这段旅程。当然,我见到了。

827,我回到了长崎,这段横跨日本的旅程宣告结束。之后我回国待了一段时间。9月份我又去了东京,然后去了冲绳。当然这都是很重要的体验,我们以后再聊。

而我在旅途中见到的那个人,她在那之后不久,替我宣告了另一段旅途的结束。

                                 1027

  别府的海地狱

广岛的严岛神社

名古屋城

江之岛的海港,后方若隐若现的是富士山。

动画《灌篮高手》里樱木花道和赤木晴子第一次相遇的地方的现实中的场景

江之岛的有轨电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