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意看看 旅日见“雯”——日语班毕业生隋雯留学随笔之四十四

发表时间:2014-05-19文章作者:必赢娱乐 阅读次数:1100

乡愁

刚刚看完《舌尖上的中国》最新的一集,手边也没吃的反而忍住了,在日本不是吃炸鸡块就是吃炸猪排,原来喜欢吃的炸鸡放到现在,看到也就剩下叹气了。

看记录片看得热血沸腾,随便一道料理拿出来都能甩别的国家五条街,虽说晚饭都是自己做,但是总感觉算不上料理,也就是简简单单的家常,跟记录片里差远了。所以——每年回国最重要的就是吃,除此之外就是带调味料,周六周日会按着菜谱研究着做,也就只能通过味道来联系起我与家的勾连、我对家的思念。

周五的时候在大阪的同学来找我,住到今天才返回。中国人好像总是这样,无论隔得多远,都一定要围在一起一边吃饭一边聊家常,盘子总有干净的时候,但是心里面的话却好像总也说不完。

时间真是可怕的东西,意识到的时候我来日本已经405天了,不知不觉的就走过了五十天、一百天、三百六十五天。所以人们总说时间是治愈伤口最好的良药,但我估计思乡大概是绝症。

我听奶奶说,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的爸爸和弟弟就去了台湾,留下她的妈妈还有3个孩子,他的爸爸离开人世也都没有机会回来,一家人就隔着海峡彼此思念着,但是奶奶告诉我她爸爸这之后没有再娶妻,她妈妈也没有改嫁,奶奶一直都想把两个人的骨灰葬在一起,在这个世界两人不得已分离,起码在那个世界能够相见陪伴。我记得很清楚那是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家里突然来了一堆说话怪怪的亲人,爸爸让我叫她们姑姑和姑父,也就是奶奶的弟弟的孩子。两家人也就一直联络了起来,但是却没有她的弟弟消息,没有电话,姑姑他们也只是说她弟弟的身体不好不方便来,奶奶很着急所以两年前全家人甩下我去了趟台湾,我还真是很想目睹那感人的一面,爸爸说家宴的排场很大,一个周也几乎都在吃。我因为这件事和他们“冷战”了一个多周,也不知道是因为吃不到好吃的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我终究没能见到奶奶的弟弟,估计以后也没有机会了,奶奶也总是生她弟弟的气。可是,即使如此,一个世纪的思念还将会持续下去吧。

我曾经问过奶奶她的心愿是什么,她说就是全家人在一起吃一顿团圆饭,这一个简简单单的心愿却难以实现,以前大爷、弟弟、姐姐都不在家,现在加上我也不在家,一家人团聚的日子可谓少得可怜,前一阵给她打电话得知她和爷爷的签证通过了,大概就在5月份要去趟美国去看看她大儿子。我总觉得奶奶的一生都在寻亲,从她到她的孩子。并不是说大爷不好,他三天一个电话,去年奶奶住院,出院之后更是请了2个月的假回来陪奶奶。奶奶一开始说不想去的,麻烦,签证过了却巴不得马上飞过去,我总担心她的身体能不能在飞机上呆那么久,也怕她丢了,但她还是不放心她的孩子,不亲眼看看她说她不放心。奶奶的行李箱里一定满满的都是大爷爱吃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出门在外的游子除了衣服,就剩下各种吃的。我很佩服我的奶奶,她有长长的故事,奶奶总想让我给她写本书,但经常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前几天给她去电话的时候她说想死我了,告诉我暑假要回来,我是尽量能回家就回家的,我知道她身体不好,我也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我还告诉她让她和爷爷从美国回来休息休息就签签日本的证,也来我这边看看,她和爷爷开心的不行,说那边东西那么贵他俩才不过来养老呢,就来看看我,沾沾孙女的光。今年回家不仅要吃团圆饭,还要拍全家福,没有什么比跟家人在一起吃饭更重要的事情了,这是中国的传统,是中国人骨子里的精神。

我没吃过那些在记录片里的美食,我就是想回去在他们身边,让我吃什么都行。学过的文章也终于被我用上了,我在这头大陆却在那头。对于奶奶来说,她的团圆饭到底有多大我也不知道,为了这顿饭她等了几年,等了半个世纪。我总想尽量满足她的愿望,就像他们容忍了过去的我一样。

 抽屉里的花椒和八角散发着独特的味道,那是家的味道。

2014/5/18  18:29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